“新旧势力”交错 网约车王国的“围城”

2018年12月18日 20:00来源:分分彩手机版

[摘要]行业冰火两重天之外,诞生7年的网约车还将迎来大考。未来的网约车市场必将被搅动,而在出行安全问题获得改进后,打车难、打车贵能否解决,这些都需要观察。

11月9日,山东泰安,一位网约车司机展示手中的网约车从业资格证。 图/视觉中国

“烧钱”补贴战火中走来的网约车王国,正面临着“新旧势力”的交错,原有的平衡状态也变得异常脆弱。

王国的霸主现在也是如履薄冰。12月14日,滴滴全员大会上,CEO程维提出,滴滴高管不拿年终奖,员工年终奖励力度比去年缩减一半。程维认为,公司表现不如预期,责任主要在管理层。

行业一家独大的滴滴景况尚且如此,其他玩家难有胜者,诸如美团打车不再扩张,神州专车缩小规模、易到用车再现司机提现难等问题。

用“围城”形容当下的网约车世界倒有几分贴切——局内者烦忧,局外者垂涎。

在局内者反思的当口,不少局外企业看中了这块“蛋糕”:京东新增网约车经营项目;宝马获得成都网约车牌照并开始专车服务;吉利和戴姆勒成立高端专车服务的网约车合资公司;上汽集团也推出中高端网约车平台“享道出行”。

行业冰火两重天之外,诞生7年的网约车还将迎来大考。根据交通运输部与公安部要求,2018年12月31日,网约车平台要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,基本实现平台、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。可以预见,未来的网约车市场必将被搅动,而在出行安全问题获得改进后,打车难、打车贵能否解决,这些都需要观察。

一位司机眼中的网约车变局

“(以前开)出租车必须一直跑,比较累。后来用滴滴,是系统派单,我接完一单后停在路边等派单就行,不用像出租那样去巡游找单”。重庆的袁明(化名)专职做滴滴司机已经有两年半了,之前他开了两年的出租车。驱使他做出“跳槽”决定的,除了当时网约车兴起导致出租车订单骤减外,还有技术带来的智能化派单体验。

网约车用户李林(化名)回忆起2012年初网约车刚出现时的情形:打车软件鼻祖“摇摇招车”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,“手机软件叫车,车到家楼下,费用看得见”。

当时,网约车被看成是为解决“打车难”而诞生。

大城市普遍存在“打车难”问题,出租车司机选择性接单,空驶率居高不下。艾瑞咨询分析,滴滴、快的、易到等网约车的出现,可以解决乘客和出租车司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让乘客更容易打到车,让出租车利用率更高,从而能够一定程度上解决“打车难”问题。

新的商业模式需要培育市场和用户,简单粗暴的价格战似乎是最直接的方式。2014年,滴滴与快的大打价格战,令一批用户与司机尝到了甜头。

但袁明却不是最早“吃螃蟹”的司机。在他决心“拥抱”新事物之前,先找朋友借车体验了一把,2014年进入中国市场的优步成了他“试水”的对象。随后,滴滴合并了与之胶着了将近两年的竞争对手——快的,然后转身就将矛头对准了优步。

2015年3月下旬,优步启动了大规模降价,几乎是前后脚,滴滴快的发起专车免起步价活动,并在5月、6月分别上线了快车和顺风车业务。

一番衡量之后,袁明最终选择了滴滴。刚开始,他在滴滴干得如鱼得水,一天15单左右,一周满21单奖励300元,一个月下来能挣一万五六。袁明回忆,“那时候的工作强度也比较小,早上七点出车,下午六点就能收工回家。”

2016年8月,滴滴收购优步中国,成了网约车行业的“老大哥”。从竞争到合为一家,袁明接到的单子也变多了,仅在重庆北碚跑,平均一天也能有40单左右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据袁明回忆,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后,网约车的补贴优惠少了,2016年下半年订单开始“走下坡路”,到现在,他平均一天工作十到十二个小时,接20单左右,赚两三百块,扣掉成本一个月也就挣六七千元,只相当于“辉煌时期”的一半。

2016年11月1日,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开始施行,网约车司机应当取得相应的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,并有三年以上的驾龄,无交通肇事犯罪、危险驾驶犯罪记录、无吸毒记录、无饮酒后的驾驶记录和暴力犯罪记录。

随后,各地也出台相应细则,规范了网约车发展。之后,网约车行业休养生息。

网约车中场,老玩家麻烦不断

如今的网约车已经进入营收阶段,鲜见烧钱补贴的现象,这在司机的补贴上可以反映出来。刚开始的时候,袁明除了接单的收入,一天还有五项奖励:早高峰、中高峰、晚高峰、午夜出车,以及每天30单的冲单奖励。

“今年下半年,这些(奖励)全都没有了。现在只剩下周一到周五的早高峰跑6单奖励16元和周五、周六、周日三天晚高峰跑5单奖励10元”,袁明说。

与此同时,用户的体验也发生了变化。李林说,“现在网约车和出租车价格差别不大,有时候比出租车还贵,网约车的优势可能只有服务好这一点了”。

收入不如从前,一些网约车司机萌生退意。此前北京有名的“滴滴村”后厂村在新政之后改头换面,原来开滴滴的司机现在改成开“货拉拉”“58速运”等货运车。

袁明的5位司机朋友已经改行了。“你随便问一个滴滴司机,他都会说现在不如以前了。现在比较辛苦,我昨天早上7点出来,晚上11点才回家,挣了617元,扣掉车辆磨损和油钱,大概是五百多块钱。”

美团宣称大规模入局的消息,曾让袁明和他的司机朋友们很期待,他们也早早下载了APP注册了账号。

“对比两家平台对司机的奖励措施,美团更占优势。我身边几个还在跑的人都说,只要美团出行进入重庆,马上从滴滴跳槽到美团去。”对于他们来说,网约车市场中有一个和滴滴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,他们就能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,滴滴也有望重新重视司机的福利。

美团打车今年前4个月烧钱近十亿,对于网约车业务的未来,美团在招股书称,“目前在中国南京及上海提供试点网约车服务。通过试点项目,正在评估网约车服务可能为平台带来的协同价值。基于目前的市场情况,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此项服务。”

袁明他们没有等来美团,却等到了滴滴顺风车两起安全事故,滴滴遇到创业以来最大挫折。“因为它们都是一个公司的,顺风车出问题,快车和专车也会受牵连。”袁明说。

这个时候,易到也深陷资金危机。从今年7月开始易到多次被爆司机“提现难”。12月14日,多位易到司机向记者表示,易到已连续三周无法提现,易到系统显示,“因第三方提现产品尚未全部接入提现体系,本周提现时间将因此延迟。”

在此之前,赫美集团宣布终止与韬蕴资本战略合作,易到的曲线上市计划宣告失败,易到前途未卜。

更多入局者,“网约车大战”会再现?

在一些网约车老玩家问题频发的关口,却也有不少企业开始入局。

今年8月底,京东旗下公司经营范围新增“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”,被外界视为将进军网约车市场的动作。10月,哈啰出行借助首汽约车的资源,也上线了打车入口,开始进军网约车业务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gsxc.com/fenfencaiwangzhan/20181218/95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