拖拉机向左,摄影机向右| 专访《刺杀风云》导演周天宇防爆红外摄像机

2019年01月14日 20:08来源:分分彩手机版

  百人秧歌舞,大红横条挂,硬核拖拉机,父老乡亲们嗑着瓜子围坐一堂,这不是什么乡村汇演的现场,而是一次活色生香的网络电影放映会!

  1月8日,在距离京城1835公里的黑龙江省集贤县永安乡富民村,导演周天宇回到了自己阔别许久的家乡,带来了最新作品《刺杀风云》。用他的话来说,从这里出发,必然要回到这里,给自己也给家人一个交代。

拖拉机向左,摄影机向右| 专访《刺杀风云》导演周天宇防爆红外摄像机

  十年前,十八岁的周天宇怀揣着电影梦想,远离故土决心拜师求学,然而从朋友那儿借来的1000块钱微薄的拍摄资金,被骗了600块。

  启程之初,生活就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。

  三年前,跌跌撞撞一路闯荡,周天宇来到北京,每天住地下室,用两万块钱的积蓄,拍摄了一部纪录片《北京星空下的声音》,在爱奇艺上逐渐获得更多人的认识。

  十年一觉电影梦,李安说,再不拍电影,我就要死了。十年闯荡江湖路,周天宇始终谨记,不忘初心,才能记得自己。

拖拉机向左,摄影机向右| 专访《刺杀风云》导演周天宇防爆红外摄像机

  在拍摄现场,他是执掌摄影机的导演;回到家乡,他是开着拖拉机的农村小伙儿;粗旷、强势、执拗的东北爷们个性和感性、细腻、喜欢思考人生的创作者特性,在他身上交汇,如同当下魔幻而现实的电影市场:有太多来自不同地区,不同出身的年轻导演,凭借着各自的作品崭露头角。

  但其实,因梦想而出发,用电影造更多的梦,笑称自己最大的创作灵感来自于“瞎想”的周天宇,更像是个感性的白日梦想家。

  《刺杀风云》开机之日

  是我的重生之时

  即将于1月19日在爱奇艺上线的民国动作电影《刺杀风云》,是周天宇个人执导的第四部长片,也是一部有别于以往风格的作品。其以1939年,上海沦为孤岛为背景,讲述了江湖帮派人士在抗日环境之下、面对生死存亡的恩怨情仇。

  激烈的枪战动作场面,融合了犯罪、复仇等元素,《刺杀风云》将具有爱国正能量的抗日电影以犯罪类型片的方式呈现,在周天宇看来,这是他作为导演的“一次自我表达”。

  “当初拍这部作品,就是抱着拍一部真正的好电影的心态去创作。我觉得在网络上播放的电影,和所谓的“网络电影”有着本质的不同。《刺杀风云》属于前者。”

拖拉机向左,摄影机向右| 专访《刺杀风云》导演周天宇防爆红外摄像机

  周天宇毫不羞赧地表达对自己的这部最新作品的信心,同时也表达了他对于市场的一些思考。

  不可否认,在网络电影最野蛮的扩张时代,鱼龙混杂,牛鬼蛇神都上,但凡能赚到钱的,都被称之为好的网络电影。但在周天宇看来,“野蛮可以代表导演或者市场的一种冲动,但不代表作品的干劲,这是两种概念。制造一种新鲜的甚至是恶俗的东西,用更多的商业元素去吸引观众,这并不是真正的电影。”

  在此之下,他也直言不讳对自己过去作品的一些反思:虽然它们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映,但我自己其实有不满意的地方。我觉得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”

  时间回到2018年7月5日,周天宇27岁生日当天,正是《刺杀风云》开机之时。“《刺杀风云》代表着我的重生,它是我电影之路新的开始。”他动情地说道。

  如今,带着这部最新作品回到出生之地的周天宇,面对着台下的亲朋好友,也是感慨万分。“回家来办放映会,也算是我自己的一个执念。这不仅是对父母、对亲朋好友的交代,也是我自己内心的证明。不是证明我多有才华,只是证明我做到了该做的事情。”

  

  在家乡的放映会结束之后,还播放了拍摄相关的纪录片。在场的所有人都为周天宇能有现在的成绩而动容。尤其是之后好兄弟突然的登台献花,让他既惊喜,又情难自已。

  “他是当年我萌生做导演的想法之后,唯一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。话不多,有点呆萌,其实也不懂我到底要干什么,但却是无条件支持我,还借了我1000块钱,虽然最后还被骗了600块。十年了,我们都没提过这事儿。”

  做电影比想象的更艰难

  正如周天宇的兄弟所说的:“别看他外表光鲜亮丽,其实遭的罪我们都体会不到。”

  周天宇至今已回忆不起到底是哪一个瞬间,让他产生了想做电影的想法,能够让他拥有如此坚定的信念,足以支撑离家这十年来的漂泊和奋斗。

  或许,就是在某个深夜无眠的夜里,反反复复看电影的时候,所产生的一种近乎哲学式的思考:我是谁?我为什么要躺在这儿?

  事实证明,也正是他的这些对生活、对人生、对世界的观察和思考,成了后来做电影的滋养。

拖拉机向左,摄影机向右| 专访《刺杀风云》导演周天宇防爆红外摄像机

  而在最初的少年时期,那个喜欢看港片,热看韩国电影的他,却只想当个古惑仔。“我还记得老师找过我母亲,说应该把我带去看心理医生。因为我老想着”江湖“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而且也老惹祸,打架斗殴一件不落 。”周天宇笑说。

  慢慢的,随着年龄的增长,周天宇没了那股少年意气,但心中的热血不改。性格里的不安分子促使着他蠢蠢欲动,对于电影的热爱,最终让他决定离家远行,追逐梦想。

  第一站是横店。在那儿待了十几天,除了跟着老太太送水之外,不想当群演的周天宇,根本就没机会踏进剧组的大门。

  命运的转盘总是会落到冥冥中的那一刻。周天宇透露,在替《刺杀风云》前期勘址的时候,曾经在横店故地重游。没想到十年前住过的那个地方还在,原本以为能够云淡风轻地面对,但在街上一眼认出的时候,周天宇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眶。“当年在这儿我还是个小孩儿,我对自己说,总有一天我会回到这里拍戏的。”

拖拉机向左,摄影机向右| 专访《刺杀风云》导演周天宇防爆红外摄像机

  离开横店之后,周天宇辗转多地。自考、学动漫,在北京的婚纱摄影工作室学摄影,在朋友工作室学剪辑,直到在长春成立自己的独立工作室,接拍栏目剧、广告片,而后开始拍摄微电影,周天宇一直在为自己能拍电影而铺路。

  2015年,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基础的他,再次来到北京,成了真正的北漂一族。

  几乎所有人的北漂奋斗史都显得有点俗套,却又那么真切火热:周天宇曾经住在生命科学院的筒子楼地下室,体会过夏暖冬凉;最穷的时候,一天只能吃两块钱的大饼;也曾尝过闭门羹的滋味——被99.9%的人拒绝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gsxc.com/fenfencaiwangzhan/20190114/147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